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石头在景观设计中的意义

  石头有自身的美学价值,虽然东西方对石头的解读不同,但是认为石头美是一致的。

  石头具有很强的神秘性,从西方的巨石阵到复活岛再到西藏的玛尼石无不说明的这一点。

  石头具有永恒的意义,首先自身属性决定这一点,石头不想木头很快会腐朽,并且会随着时间变的很有历史感。

  人们的依恋情怀,有着天人神的情怀,石头承载着沧海桑田,那有曾经的文明历史和故事,豪情与凄美。她给我们更宽广的想象空间也充满着人文的关怀。

  一般指由大岩体遇外力而脱落下来的小型岩体,多依附于大岩体表面,一般成块状或椭圆形,外表有的粗糙,有的光滑,质地坚固、脆硬。可用来制造石器、采集石矿。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用石头来生火。

  在自然万物中,我们可以看到气壮山河的自然景观还有充满底蕴和智慧的人文景观。石头在景观中也是体现出了她独特的魅力。

  因其历史和文化意识的不同,中西方对石头的认识是有差异的:西方人认为石头是坚强的、永恒的,代表权威和征服。而我们中国人认为石头在阴阳五行是属于阴性,对其有所忌讳,所以在传统的建筑上采用的材料都呈阳性的森林木材,而石头多用于建造陵墓和防卫建筑上。即使是这样,中国还是对石头有了很多的歌颂,比如四大名著中,《红楼梦》就成为《石头记》,西游记中主人公孙悟空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这样,是有就有了更多的神奇色彩。

  神游在那些残留的遗迹间,倾听那些废墟中石头诉说着沧桑。踏寻这文明的足迹追寻奇迹背后的辉煌。回望欧洲古代历史,发现古代建筑大多是石头的作品,石头是古人找到的质地最好的建筑材料,不需要特别的工艺合成与制造,开采打磨后变可利用,无不把她的功效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复活节岛上,那些巨大的石雕都有略微向上翘起的鼻子和向前突出的薄嘴唇,似乎在向人们投出鄙视的一瞥或正在发相互轻蔑的嘲笑声。所有的石像都背向大海,表情冷漠神态威严。

  在欧洲,大多数的古老城堡和教堂都是石头雕塑的精品。“在罗马,不得不看的建筑杰作太多,游客在这个城市里最常见的姿态是伸长脖子仰望,最常见的表情是在兴奋与麻木之间摇摆。”巨大而坚硬的大理石、花岗岩、白灰岩,遍布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构成了它千年不坏的地基、道路与建筑。这是一座在石头上生长、凝固、毁灭又重生的城市。在它的土地上,废墟压着废墟,石头上面是新的石头,人们像彩色的甲虫一样,在石头与石头的缝隙中悠闲地溜达,他们时而慵懒时而活跃、时而高雅时而粗鲁的表情与手势,打破了大理石王国的冰冷与坚硬。这是一座从石头子宫中缓慢分娩出的“永恒之城”,然而,奇迹不仅仅在于它的永恒感,更在于,它没有患上老大帝国常有的静脉硬化症,它的大理石关节还很灵活。这个古老的帝国,就像科幻片中杀不死的、不断再生的巨兽。

  在西南100多千米的索尔兹伯里平原上,一些巍峨巨石呈环形屹立在绿色的旷野间,这就是英伦三岛最著名、最神秘的史前遗迹—巨石阵。公元1130年,英国的一位神父在一次外出时,偶然发现了巨石阵,从此这座由巨大的石头构成的奇特古迹,开始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巨石阵[1]王同亿主编的《英汉辞海》:“henge,在英格兰发现的青铜时代的一种圆形构筑物(如木构),周围有埂和沟“)。

  无独有偶,在我国的西藏地区也有很深的对石的崇拜。玛尼石(Marnyi Stone) 是藏族的传统民间艺术,大都刻有六字真言、慧眼、神像造像、各种吉祥图案,以期祛邪求福。玛尼石可组成为玛尼堆或玛尼墙,在西藏各地的山间、路口、湖边、江畔,几乎都可以看到。

  原始的路标,无论玛尼石组成的玛尼堆、石经墙还是摩崖造像,都是作为一种“路标”或“地标”而存在,被设置在旅行和转经的山口、路口和拐弯处。从实用的意义来讲,它们可以为行人指示前进的方向,标明行走的路线。这在人烟稀少、地域辽阔的高原,就显得尤其重要。

  祈福完愿,在虔诚的信徒们眼里,石刻艺人成为给他人带来福运的宗教艺术家。并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把日夜默念的六字真言刻写在石头上,这些石头就会有一种超自然的灵性,就能消除一生罪孽,给他们带来吉祥如意。

  供奉神灵,藏族人繁衍生息在群山起伏、峰峦连绵的雪域高原上,认为任何一座山峰都有神灵。因而居住在这座山上或山下的藏族人就自然地将此山神奉为部落的保护神,有的甚至当作自己部落的祖先之神来供祭。“玛尼堆”是信众们对原始神灵,主要是山神、战神的崇拜之地,是人与神进行对话之所在。时至如今,藏族人每经过一座“玛尼堆”时,一般要往石头堆上添一块小石头或一颗石子,作为一次祈祷。丢一颗石子或添一块小石头,等于念了一遍经文。“玛尼堆”不断地增高,有的形成小山丘,少则一座,多则数座,有的地方常有“朵崩久松”(rdo-vbum-bcu-gsum即13座玛尼石堆)之说。有的座座相连形成一堵神圣的墙。那墙被认为是人世与天地神祗的界线,又是人间与天、地、神祗的交汇点、连接点。

  彼得沃克透纳喷泉,在该作品中,还可以看到大地艺术对他的影响,可以感觉到天地神秘关联的意识和信号,显示出人类与环境交流的本能渴望。例如 :他的作品中致力于表现自然的谜一样的特质,水声、石头的静态与重量感、风私语般的吹动、变化的色块和图案、山水微光的梦幻般的雾以及不可捉摸的光。沃克的哈佛大学泰纳喷泉的设计是利用新英格兰地区的材料创造的一件能够反映太阳每天运动及变更的艺术品。泰纳喷泉由一个直径18米的圆组成,内部由一些同心但不规则的圆来组合,每块巨石约为1.2米×0.6米×0.6米,镶嵌于地面之上。在石头圈中心,有一块直径6米、高1.2米的水雾,这些水雾由五个同心圆环状排列的喷嘴喷出的细小水珠组成。水雾的景观取决于太阳和观者间的位置关系,有时在水雾中会出现彩虹,偶尔也会出现“萤火虫”般闪亮的小水滴。在晚上,灯光从下面反射出来,给雾及空间带来神秘的光辉。

  由于受到大地艺术和装置艺术的影响,彼得沃克不止一次的运用自然的石头做出多个很有影响的景观作品。

  瑞士Saint Maurice建造于1500年前。它位于悬崖峭壁下,设计主要考虑到防御功能。现在,它已成为遗迹,但还保留当年的部分雄风。设计师Savioz Fabrizzi Architectes 在遗迹上设计了一个超大尺度的矩形透明屋顶天棚,从而为遗迹营造了一个安静安全的室内空间,把石头阵列起来,形成犹如是水下空间的视觉感受,运用最简单的材料,创造最不可思议的空间。

  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麽,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苏轼一阕《点绛唇》道出了说不尽的旷达高远。这种意境也是千百年来诸多文人骨子里的追求。

  设计背景:无论中外,“沙龙”归根结底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团体,探讨共同感爱好的话题,因此“苦觅知已”和“孤芳自赏”是沙龙文化的精髓。如何通过对庭院的改造,使其承载这份情结呢?

  苏轼的《点绛唇》恰好让设计师找到了灵感。在他看来,“与谁同坐”其实正是中国文人沙龙精神的体现。“清风”、“明月”、“我”所描述的意境完全可以通过庭院中的硬质、植物等设计营造出来。

  另外,设计师认为庭院应主要视为“看”的空间,而不是作为“用”的空间,中央庭园力求从各间会所欣赏都是均质的。

  庭院结构:“小院”的更新笔墨不多,设计风格现代简洁。入口照壁以西和西厅以东是“小院”的中央庭园,在灰墙的引导下,进门北去下几步台阶后西折便可进入,这个空间是共享的,所有的房间均能观赏院中景致,方式却不尽相同———西厅直面,南室半露和北房隔露。

  此处庭院整体氛围的营造和掌握至关重要,西厅和老枣竖是空间的配角,除满意基本的交通功能之外,中央庭园基本上是纯观赏性的,尽管角色十分重要,但设计态度仍宜谦逊而不宜张扬。西墙根生长的老枣竖是全院的制高点和空间构图的核心,是此间的灵魂。在满意功能的前提下如何挖掘枣竖的资源潜力是设计的要害。设计中避让了枣竖的生长范围,空间虽局促却颇为精巧,透过框景玻璃成为西厅的一道景观。

  西厅西壁上悬通长字幅,上书“与谁同坐”,点出“小院”主题,以传统方式引导着中央庭园的整体氛围。养龟本是业主的嗜好,放之庭院之中踱步徜徉,隐隐然,暗合庭院气质。

  设计要素:庭院中的圆形磨砂玻璃盘绝佳地对“月”进行了详细诠释。试想或皓月当空,或银月如钩之时,无论仰视苍穹,还是俯视盘中,均可见月之风采,实在令人拍手称绝。

  对“风”的表述则通过了特别的媒介—即风之“声”,借助在风中易于作响的竹子等植物来表达。从摇曳斑驳的竹影中令人感受到风的存在,与清代名画“听泉图”有异曲同工之妙。

  同时,庭院碎石铺地之中横卧一房山石,成为空间构图计白当黑的重要支点,山石的皴纹肌理讲述着中国古典园林“以石为君”的典故。鉴于北方冬季水池景观轻易结冰等详细问题,本案并没有采用大面积水面,而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中国古典园林中水园旱作的创作手法。以碎石作为中央庭园的铺地材料,形成深灰色底调“浮”衬“清风”、“明月”和“我”。静夜坐于院中,意境不可谓不深远。

  入口处的影壁砖墙,是“小院”最为重要的空间处理手法,墙面通过磨砖技术所呈现的纹样隐喻着老北京四合院影壁砖墙程式化的砖雕图形,向人们传达着由传统文化转译而来的现代信息,成为“小院”文化设计的点睛之笔。

  提到日本园林,大家自然会想到枯山水,但是,升野俊明给了一个更好的答案,作为日本当代景观设计界最杰出的设计师之一,枡野俊明先生的作品继承和展现了日本传统园林艺术的精髓,准确地把握了日本传统庭园的文脉。他的作品总是能够给人以自然、清新的气息。枡野俊明先生一向将景观创作视为自己内心世界的一种表达,将“内心的精神”作为艺术中的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他的作品往往充满了浓厚的禅意,体现了一种淡定、沉静的修为,方寸之间、意犹未尽。因此,常被誉为具有鲜明人生哲学的设计作品。

  枡野先生这样说到,“作为禅僧的我一直是遵循建立在禅的精神基础上进行长年创作的,‘作庭’对于我来说是把‘自己’放在不同空间进行表现的一种精神性很高的设计过程。它不仅仅是追求造型美,而且,被称为‘石立僧’的禅僧们是把庭园作为‘自己的表现’的场所,并把作庭过程视为每日修行的一部分。我自己也是一样,把作品的创造过程视为修行,到现在为止,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庭’在我心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枡野俊明先生说,“每当为一座花园寻找合适的石头其他材料时,我常常要深入自然进行研究。在寻找植物的过程中,我会带着感情地画出许多草图。当开始立石和布置植物时,我完全沉浸在各种相关元素的对话之中。我要寻求一颗石头或一株树木所具备的某种精神,从而确定其合适的位置”。

  在这个项目中,设计师非常不易的用石材在森林中修了一条路,这条路让游客可以有与自然相融合的机会。项目的目标是在自然中加入文化。这条路径为人们提供一个全新的身处自然之感。

  螺旋形防波堤是大地雕塑艺术,大地雕塑艺术是一种新的雕塑类型.它通过对大自然景物进行人为的加工,如开挖、堆叠、包装等,改变原来的面貌,营造一个新的人工的艺术景观。

  螺旋形防波堤(Spiral Jetty),犹他州大地艺术螺旋形防波堤,位于布里格姆(Brigham)以西30英里处,在大盐湖的北部。这个特殊的雕塑由艺术家罗伯特·史密森于1970年用665吨玄武岩和泥土创造而成,成为“大地艺术”的作品。螺旋长1500英尺(450米),宽4.57米,一直延伸到湖深处。之后,由于湖面上升,这个螺旋形防波堤沉于水下,1999年又重出湖面。

  ECOLAND易兰用“亩中山水”再现中国传统名园中深入人心的场景,力图以现代理念展现传统园林元素,创造出最具魅力的人性空间。方寸之间,亩中造景体现出中国园林的独特思维,打造代表中国当代园林精神的项目。

  美国景观设计师穆拉色(R obert Murase 1938-)善于运用各种石材塑造景观,用粗糙的野外收集的石块作为立石,建造广场、平台、干垒墙、水渠和瀑布。他的大多数作品基本上由岩石构成。穆拉色1938 年出生于旧金山,三岁时,由于珍珠港事件爆发,全家被迫关押在犹他州一个集中营里,过着失去自由的艰难生活。战后,全家人回到旧金山,穆拉色对设计和艺术产生了兴趣。

  为纪念罗斯福总统对结束二次大战所做的贡献,在得知此公园欲设立时,代表日本当局的和平善意所赠与的樱花即栽植于此,环弯岸白花皑皑,美不胜收。

  整个公园共分四区,以罗斯福总统在任的四个时期的时局作空间区分的依据,位于罗斯福家乡的新英格兰草原岗石作为全区空间围塑的元素,简洁坚硬有力的质感,让人感受到罗斯福的魄力与坚毅个性。第一区,人立即的印象就是从岩石顶倾泻而下的水瀑,平顺有力,象征罗斯福就任时所表露的那种乐观主义与一股振奋人心的惊人活力。二区─经济恐慌进入第二区让游客很强烈感受到的就是图腾与雕像所呈现当时全球经济大恐慌所带来的失业、贫穷、社会无助与金融危机等种种亟待解决的问题,图中的雕像就是当时大片的失业人口与难民在领取食物排队的模样。图腾─艰困环境在第二区,柱式的图腾与墙面的青石浮雕,一幕幕的纪录前人齐心为度过经济萧条,各行各业艰困打拼的百态。三区─二次大战由园道进入第三区的步道口,崩乱的花岩石零散置于两旁,有如被炸毁墙面乱石一样,象征二次大战带给人民的惨状。平,痛恶战争的疾呼演说,也深深地刻痕于此区的乱石与壁面上。四区─和平富足历经经济恐慌与二次大战的浩劫后,转之而来就是战后建设全面复苏,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以舒适的弧形广场空间作开放辽阔的效果,对角端景是动态有秩的水景衬以日本黑松,产生一种和谐太平的景致

  玛萨舒瓦茨,玛莎,无疑是一个对材料运用的高手,作品一直有很强的装置的艺术性在里面。

  在这砂岩背景墙下看树,这些大多数来自东方的树似乎也具有了东方的禅意。设计师对景观的热情和不懈的创作激情产生出了这样一个别具一格的花园,并日以继夜的进行推敲,直到这个伟大的工程完工。

  峭壁山者,靠壁理也。藉以粉壁为纸,以石为绘也。理者相石皴纹,仿古人笔意,植黄山松柏、古梅、美竹,收之圆窗,宛然镜游也。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百家了7囗公式_网易体育 版权所有 百家了7囗公式保留一切权力!